首页 > 政策法规

姜大源∈⊿:±∫校企合作促进办法∈﹥的教育∟∈学意蕴

发布时间⌒∮:18-05-10 作者≤∠:÷⌒校企合作办公室 浏览次数∏∴:

姜大源<≌:∨⊥校企合作促进办法≌∞的教育﹤‰学意蕴

 戊戌春节前,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发布了《职业∫≈学>∴校∽∏校企合作促进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,这是国家对职业教育发展≒√的又一份法规性文件∧‰。如果说,2017年10月,党π∈的十九大报告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中关于“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,深化产教融合≤㏒、≥×校企合作”﹣∧的内容,是国家对职业教育未来发展≒∴的方向性纲领≦π的话,那么,2017年12月发布∵‰的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∴⊙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则是对职业教育未来发展≤∈的路径性指示∠﹣。这次颁布﹣≧的《办法》,可以说是职业教育∷∮校企合作‰﹥的方向及其路径≌=的具体化,是关于职业教育未来发展∮⊥的可操作性措施≡∴的“亮相”∴∧。鉴于此,《办法》∮⊿的出台,不能仅仅视其为一>㏒个孤立≦的文本,而应该将其与《报告》和《意见》联系起来,这意味着,“报告—方向”“意见—路径”“办法—措施”是环环相扣∮≡的,形成了一≦∈个完整㏒≯的“产教融合>℅、≦≮校企合作”≥√的逻辑链∫∩。
  研读《办法》关于职业≦㏑学‰√校≡∷校企合作<∟的相关条款,可以说,《办法》不仅在政府㏑≒、∟℅学∽∟校和企业三﹤≤个层面,对其所涉及≥%的体制机制改革有了较大突破,而且笔者以为,从教育研究⊥∧的角度来看,《办法》连同前述√㏒的《报告》和《意见》,对教育﹥‰学大发展也有着重大意义≦⊥。三者所贯穿着∧≦的一条红线,就是充分考虑到了职业教育∵⊙的本质特点≈∮:具有至少两≦≡个不可替代≤﹥的%≒学习地点﹣≌:﹢∥学≦≠校和企业/×。作为一∠≌个跨越了传统‰=的普㏒≡通教育往往只有一∏≠个≦∮学习地点——≠±学≡℅校≦∈的疆域,职业教育是以一种跨界教育∏⊿的形态出现∷⊙的<≠。跨界∮=的教育必须有跨界≒⌒的思考≒∥。所以,《办法》所涉及﹤%的职业≧√学∽π校√⌒的÷㏒校企合作,进一步说,是职业教育⊿÷的≮≯校企合作,是从跨界教育≌∫的角度,去思考并制定了实现∪∮校企合作∮∴的具体措施⊙﹥的℅±。对此,笔者拟结合《办法》∠≦的相关内容,从人力资源供给侧/㏑的维度,就职业∮≡学=×校≒∝校企合作对教育/≧学研究领域≤∞的发展或扩展⊿×的意义,谈一点粗浅∥≌的看法∴=。
  一∟∞、破解“两张皮”≯≧:在宏观层面,≌≈校企合作⊿∫的教育活动要坚持以产业需求为导向
  《办法》出台≯≌的宗旨,在于“深入贯彻落实党∮≧的十九大精神,落实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∟≈的决定》要求,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,深化产教融合×≠、≠≒校企合作”≮﹢。《办法》指出⌒∝:“本办法所称≈‰校企合作是指职业﹢﹤学÷㏑校和企业≒∝通过共同育人∨﹣、合作研究∟≡、共建机构℅≒、共享资源等方式实施﹣﹤的合作活动≌∝。”显然,相对于传统﹥π的教育观念,《办法》关于合作活动/±的提法,是在国家法规层面所定义∑∫的一种新提法,即不同于一般≈%的教育活动,√≡校企合作是一种合作型∩÷的教育活动,其目≡≤的是要针对产业需求提供有效≠‰的人力资源供给<∧。
  从广义角度来看,教育活动,特别是职业教育活动,作为一种社会活动形态,都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%=的重要组成部分;[6]而从狭义角度来看,职业教育则是一种在人力资源开发中发挥着普∏≦通教育无法替代≧的∧⊙、更为直接作用⊿≌的教育活动℅<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指出,要“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”“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∶℅、科技创新∶<、现代金融≠≧、人力资源协同发展≦∮的产业体系”⊿%。这意味着,在构成产业体系/㏒的四大要素中,人力资源已成为一≠≥个不可或缺≧℅的要素≦∏。作为与产业发展结合最为紧密,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≡∧的一线培养人才∑≥的职业教育,正是这一产业体系所需要÷≠的最重要≌≒的人力资源﹢∟的供给侧㏑√。但令人担忧∏÷的是,如同国务院《意见》所指出﹢℅的那样≧∝:长期以来,由于“受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影响,人才培养供给侧和产业需求侧在结构<∵、质量∮/、水平上还不能完全适应,‘两张皮’问题仍然存在≧。深化产教融合,促进教育链℅=、人才链与产业链≌、创新链有机衔接,是当前推进人力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∈=的迫切要求”≧≮。
  基于此,六部门《办法》针对国务院《意见》中关于“两张皮”现象所提出≤√的教育改革∮﹥的要求,给出了解决∠≦的方案≧∷:“产教融合≮∫、∝≡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≮≤的基本办≤/学模式,是办好职业教育∈≥的关键所在㏑≯。”教育作为促进℅∵个体自我发展∫⌒的社会活动,不是游离于经济社会发展之外孤立地进行≌⌒的,而应该将人⊥∥的发展融入其中,即人只有∴∨通过自身∮≌的社会化过程,才能真正彰显并实现自我价值≥∷。职业教育可以%÷通过﹥⊙校企合作这一有效⊙×的“社会化”>㏑的办=⊙学模式,精准地面向两种需求,即有意识地将基于经济和社会发展需求⊿﹣的教育活动,与基于人格和∵∪个性发展需求∝⊙的教育活动,有机地融合在一起,以使得人力资源供给侧≮%的职业教育∧∵的改革,能够始终紧随产业≥∮、行业和企业∈≌的发展而发展,不断更新教≠≥学内容,不断创新教≒⊙学形式,不断引入新⊿⊙的教≥/学手段±÷。这就避免了纯⊥≌学×π校形式或纯企业形式%≤的教育活动容易造成社会需求与教育供给脱节√∴的现象∥%。
  这表明,±≠校企合作要破解“两张皮”,要实现教育链⊿×、人才链与产业链∑‰、创新链⊥=的有机衔接,就意味着教育活动应以产业需求为导向∝∵。无疑,教育与产业发展融合将成为教育∟≧学研究‰∽的一∴÷个新领域∫=。
  二㏑∑、实现“双主体”≯﹣:在中观层面,∝%校企合作∴≯的教育实施要坚持以协同育人为导向
  《办法》强调∫∠:“≧‰校企合作实行≒≡校企主导≒=、政府推动∩≌、行业指导℅≡、∪≌学⊥%校企业双主体实施≒<的合作机制”,要“发挥企业在实施职业教育中∈≈的重要办/⊥学主体作用”×≦。特别是,《办法》进一步提出∮=:“国家发展改革委℅㏒、教育部会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℅=、工业和信息化部∫、财政部等部门建立工作协调机制,鼓励省级人民政府开展产教融合型企业建设试点”∮℅。显然,不同于一般∠=的纯生产型企业,这里关于“产教融合型企业”以及“服务型制造示范企业”∫∝的提法,则更是一种在国家层面±%的法规性文件中首次提出≦≒的全新概念﹣≠。
  从共性角度来看,国务院《意见》提出≠⊙的人力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∟≮的要求,特别是将产教融合∝㏑、∨﹥校企合作作为教育改革与发展∥/的方向,是适用于所有教育类型∶㏒的‰﹢。而从≦∴个性角度来看,由于职业教育有着与普∪﹤通教育不尽相同/﹣的规律,这一要求更有其针对性,即对职业教育更为合适,更为具体,更易操作√。因为,如前所述,普㏒/通教育≌≌的办≌∥学往往只在一﹤≌个>=学习地点——≡∏学≡≥校,职业教育则有企业和≈㏑学%≌校两∫≯个⊿≥学习地点⊥∥。由此,从人力资源供需角度看,普∵≒通教育中人力资源≮≤的供给侧——≠﹢学≒≠校,与人力资源﹣∧的需求侧——企业(产业),在人才培养∈≥的过程中是各自相对独立运作≠⊥的两≦≠个社会机构∞√。由于职业教育有两℅π个不可替代≮≡的≦∪学习地点——℅%学﹢㏒校和企业㏒≒。如此,在人才培养⊙∩的全过程中,=㏑学∠∈校与企业是两㏑∷个相互协同运作≧∝的社会机构,是一种互为“主—客”≡≯的需求与供给≡≥的“命运共同体”≥∨。这里互为“主—客体”≌∴的意思,指∞∮的是教育实施是双边而非单边运行∟≌的,即作为教育结果需求侧≦∝的企业,在教育过程中,实际上也扮演着供给侧∫∠的角色;而最为教育结果供给侧±∩的≒∝学∮∝校,在教育过程中,同样也扮演着需求侧≤﹢的角色⊿∑。
  基于此,六部委《办法》对职业教育π㏒学﹢∷校和企业互为“主—客体”℅≦的这一协同育人≯∪的命运共同体,使用了“双主体”这一词,从而赋予其一种明确∫∩的定义,也进而表明﹢∠:“双主体”是一种基于人力资源供给侧思考∑﹢的人才培养新范式∷⌒。这一范式≧π的内涵是,职业﹥=学≡≧校提供企业所需要⊥≡的适应产业发展≡∶的职业人才,此时,∝∮学∞∶校是人力资源%∨的供给侧;而企业提供职业>℅学%‰校所需要%∶的具有实时技术水平≥∧的实训基地和有实践经验∟∝的企业实训教师,此时,企业是人力资源培养所需资源∟∏的供给侧≡⌒。令人兴奋∈⊥的是,《办法》对这一教育形态≒﹣的新范式,还给予了特别∫∴的“眷顾”≠/:不仅允许“有条件﹣≈的企业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职业⊙∮学﹢=校”,而且允许“在职业∮∵学∑≈校设置职工培训和继续教育机构”,并且对于“企业职工培训和继续教育∪∮的×<学习成果,可以依照有关规定和办法与职业≤∶学∏∮校教育实现互认和衔接”,还强调指出,要“组织开展……产教融合型企业建设试点”∴∫。而“产教融合型企业”以及“服务型制造示范企业”,意味着“教育性企业”这一新形态≌∨的企业已初见端倪﹢∈。
  这表明,∽≮校企合作要实现“双主体”,使得“产教融合型企业”已呈现为一种与﹤㏑学﹢≯校具有同等地位和功能≡÷的教育机构㏑∝。无疑,协同育人∟≈的教育共同体≦的出现,将大大扩展教育±∞学关于教育机构÷≧的理解﹢/。
  三⊥∞、摒弃“二元论”≧∩:在微观层面,﹣×校企合作√﹤的教育内容要坚持以≡≈知识应用为导向
  《办法》要求㏒≒:“职业≧∮学‰<校和企业可以结合实际在人才培养≥∫、技术创新∟∮、就业创业‰∞、社会服务㏑﹢、文化传承等方面”开展合作,以“建设﹥≡知识型%≮、技能型≥∈、创新型劳动者大军”≥/。《办法》特别要求,职业=≧学>∫校要“根据企业工作岗位需求,开展≦﹣学徒制合作,联合招收≒×学员,按照工﹣℅学结合模式,实行⌒×校企双主体育人”﹢∫。显然,这里明确指出要基于企业工作岗位需求,将人才培养与技术创新%≡、就业创业≥﹤、社会服务≌≠、文化传承加以整合而非分隔,并重申工∽∪学结合育人㏒≮的提法,这是对≦≯学∟∠校教育内容∏≧的功能性扩充﹢≒。
  从传授角度来看,企业在针对性√≈的职业技能和实践性∑≦知识和能力℅∶的训练上,有独特=≦的优势;而≡∩学∈>校则在∮≥通识性⊙∏的文化∴∧知识以及与职业相关∑≥的专业理论≈∵知识=≦的传授方面,有明显∽⊿的优势∮∏。但是从应用角度来看,作为人力资源供给侧∮±的教育活动,其目标是能够为企业培养善于应用∠≤知识∨﹤的职业人才∞≮。问题在于长期以来“工∮≥、π≒学”是“二元”分离√∪的,不仅教育内容重在>∠知识⊙∑的存储而非%‰知识﹥∩的应用,而且教育内容多为静态∫∵的符号化∠/知识,忽略了企业伴随技术进步产生=×的新≯﹢知识需求,以及实践中那些无法符号化⊙∑的经验性×√的≡≤、缄默或默会≯≥的≌∴知识≈。这就使得理论与实践≠、√=知识与技能≥<、技能与技术∞、企业与×﹣学⊙∩校,在教育活动中处在一种分离状态,甚至被认为二者非此即彼∑≡。这种“二元论”观点,在以∈∵学≧∠校教育为主≮±的传统教育活动中极为盛行,甚至认为凡是实践∧∥的⊿㏑、技能≒⊙的⊿∠、企业≮≧的,都是功利%≥的;而理论≦∏的≈﹢、∽≤知识∪∞的﹤≯、≥∫学∵×校≌/的,才是人本≒±的%≥。这样∠≡的认×∷知结果,必然导致=≌学±‰校教育教<﹤学内容∨﹤的供给,与企业职业实践所对≮≌学生能力∮≦的需求相距甚远=。实际上,来自企业需求∏≠的教育内容总是伴随企业最新技术而同步发展≧=的,故更有利于人∪‰的发展≥∪。
  基于此,《办法》重申≡⌒:“开展≠≈校企合作应当坚持育人为本”,但同时《办法》坚持了育人为本与教育供给侧∈/的有机融合,详细地给出了七‰‰个方面℅﹢的合作形式和合作内容,要求职业﹢⊙学∫校要“根据就业市场需求,合作设置专业∷∞、研发专业标准,开发课程体系±≡、教×∏学标准以及教材≤∏、教>﹥学辅助产品,开展专业建设”“合作制订人才培养或职工培训方案,实现人员互相兼职,相互为∠≮学生实习实训∮⊙、教师实践∥÷、㏑=学生就业创业∶≦、员工培训%÷、企业技术和产品研发≥=、成果转移转化等提供支持”=㏑。这意味着,以人为本作为职业教育不可动摇≠=的目标,是在与企业需要紧密相关≦∠的教育内容∟∴的≒﹣学习中实现≡∮的/=。《办法》对工≡∞学结合/≯的明示,与当代教育≤±学领域提出≒﹢的行动∧⊙学习⊙∫的教育理念,即“为了行动而=∶学习㏒﹣的目标,㏒%通过行动来∨⌒学习≠的过程,行动就是≯∫学习≈‰的哲≒≡学”×≒的理念,是一致∩≠的⊿≌。这正是从微观层面对人力资源供给侧㏒∧的职业教育,对教育内容供给≤‰的一种诠释∫∵:职业≡≯的专业‰‰知识与职业∥≥的实践技能应该在企业实际≯<的行动——工作过程中,≧℅通过工÷⊙学结合﹣≤的√﹤学习而获得∷∵。
  这表明,≌∴校企合作%≈的教育内容要摒弃“二元论”,育人为本要在基于需求∩/的∫∪知识应用导向≤⊥的行动中达成,工作过程作为应用=≦知识≮∮的结构将人文与工具予以理性整合,无疑将受到教育≥∟学特别关注∮﹤。
  综上所述,一方面,《办法》为提高职业教育人才“供给”√∷的质量,为提高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%=的职业教育π≥的效果和效率,实现职业教育∧√的“精准供给”,给出了有力%≥的法规性∧≈、法理性∠×的依据<∨。另一方面,《办法》所规范≤∧的/、对职业教育作为人力资源供给侧∩∞的结构性改革得以落地∫∮的措施,已经大大跳出了传统教育≧∠学基于≌学‰±校“围城”≒∩的思考,从而大大丰富了教育∴㏒学研究和发展≦∫的视域>∨。
  所以,若将《办法》与《报告》《意见》作为“组合拳”来进行研究,就会发现∪∥:产教融合㏑≠的教育活动所体现⊥<的教育链与产业链∏㏑的衔接,∽≒校企合作﹥≒的教育实施所体现≌∑的育人共同体,工√≦学结合=≦的教育内容所体现≠>的人文与工具∪/的融合,正是“℅∽知行合一”这一教育原则﹤∫的具体应用,是行动√⊿学习理论支撑‰﹢的结果㏒≌。这就深刻地昭示着,“产教融合㏑∽、≤≥校企合作≠%、工℅≈学结合‰÷、%‰知行合一”,已成为跨界⊙≈的职业教育特征‰≤的基本表述,成为职业教育∶<学不同于传统教育﹤≒学≮∞的话语语境≒≠。

上一条=: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印发《职业<∞学√‰校≒%校企合作促进办法》∮=的﹢∪通∫知

下一条≌﹢: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∫∮的若干意见